河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|河南十一选五开奖查询

他和戰友跳入冰涼江水推船

2019-04-04 10:17:09來源:泰州日報作者:本報記者 春成 特約記者 邵釜明

  老戰士許維

  身穿老式軍裝,高高的個子,容光煥發,90高齡的老戰士許維早早就在家門口等候記者。

  因為事先已經聯系,老人提前做好了準備,將立功獎狀、獎章、紀念章、相冊、回憶文章等資料整整齊齊地擺放在桌上。

  昨天,在高港區口岸街道麗都新寓許維家中,記者聆聽了老人的戰斗故事和人生經歷。

  他和戰友冒險送騾馬過江

  “70年前的情景,一幕幕在腦際展現,揮之不去,清晰得如同發生在昨天。”許維說。

  1949年4月21日,中國人民解放軍百萬雄師,在西起江西湖口、東至江蘇江陰的長達千里的戰線上,強渡長江天險,打響了著名的渡江戰役。

  當日19時,第三野戰軍第十兵團4個軍20余萬人,從靖江飛渡長江。

  “我所在的二十九軍山炮團隨軍部第一批從靖江新港渡江,目標是江陰右碑港。”許維回憶說,他當時擔任二十九軍山炮團二營六連指導員,負責帶領全連騾馬隨二梯隊跟進。“馬怎么上船,人掉進水中如何自救,之前大家接受了相關訓練。”

  “北方軍馬沒見過水,死活不肯上船,我們拽的拽,推的推,費盡九牛二虎之力,好歹把全部馬匹,前拉后推裝上船。”許維回憶,船行至江心,風向變了,沒有機器的三帆船,不能前進反而后退,直在江中打轉折騰,敵人巡邏艇的流彈,又打傷了船上一匹馬。

  茫茫江水,四周漆黑,船只在航行中停止不前,“如遇敵船,我船上沒有必要的火力,怎么辦?”許維聽從船老大意見,返航北岸。

  部隊登岸,沒有馬匹,大炮如何運動?當晚,許維心急如焚。次日拂曉,許維下定決心,指揮開船,可是船大又超載,吃水深,竹篙無法撐動,怎么辦?他當機立斷,命令所有人下水推船。

  春寒料峭,冰涼的江水從大腿浸到腹部,再淹到胸部,幾十人齊心協力,大約半小時,船終于緩緩移動,駛向江中,等到戰士們互拉著爬上船來,渾身濕透的他們手腳發硬,身體發僵,嘴唇哆嗦得發不出聲來。

  許維和戰友們登上長江南岸在無錫城里和先頭部隊會合時,傳來了第三野戰軍一部占領國民黨統治中心南京城的捷報。

  母親加入地下黨給他莫大鼓舞

  “我走上革命道路,與母親的引導是分不開的。”許維說,母親原為家庭婦女,撫養五個子女,操持家務,耕地耙田,后來參加共產黨地下工作,這讓他引以為豪。

  1930年8月,許維出生在泰興縣口岸鎮(今高港區口岸街道)一個普通農民家庭。1945年春在學校參加抗日活動,并于當年7月參加中國共產黨。抗日戰爭結束后,許維轉入軍隊工作,從泰興縣團直至華野十一縱隊、中國人民解放軍二十九軍。

  1948年8月,許維所在縱隊炮兵營擴編為炮兵團。炮兵團組建不久,參加了著名的淮海戰役。

  淮海戰役結束后,十一縱隊奉命南下,至兩淮一線休整。許維所在炮團留在徐州,參加特種縱隊集訓,駐城北黑璋莊。

  當年3月,終于盼來了南下歸屬軍部參加渡江的命令。近千里的路程,全靠兩條腿走。過泗陽,經淮陰,行進在寶應、高郵的運河大堤上。過了仙女廟,進入泰州境內。“經過殘酷的戰斗,我們終于勝利回來了,回到生我養我的故鄉。”許維告訴記者,他參軍后,近四年與家中音信不通,十分想念親人。夜宿泰州城西,他很想遇到熟人,探聽一下家鄉情況。

  “可是還是和老家錯過了。”許維原本指望從寺巷往刁鋪,但部隊次日出泰州東門,直奔如皋駐扎在十里長莊,準備渡江。

  “1949年3月中旬,母親突然來了,她從口岸經泰興、黃橋,找到部隊駐地。”許維通過交談得知,別后幾年,母親參加了地下黨,也成為革命隊伍中的一員。“母親為我軍送情報,替打仗的部隊帶路,掩護接送我黨往來敵占區人員,為解放區購買西藥布匹百貨,甚至槍支彈藥。”

  母親鼓勵許維在部隊好好干,勿以家庭為念,解放了,有了人民自己的政府,一切都會好的。聽說他在戰斗中兩次負傷,她千叮嚀,萬囑咐,以后上火線,一定要當心。

  “母親從一個沒有文化、連大名都沒有的小腳農村婦女,成長為一名為新中國建立而出生入死的地下工作者,對我是一種巨大的鼓舞和鞭策。”許維說。

  克服重重困難進軍福建

  渡江戰役勝利不久,1949年5月,許維和戰友們又參加了以消滅湯恩伯主力、解放大上海為目的的“上海戰役”。

  1949年7月1日,二十九軍軍部在蘇州開明大劇院召開大會,動員進軍福建。

  許維和戰友們從蘇州出發,步行至浙江嘉興,晚上乘悶罐火車至江西上饒,踏上了漫漫南下路。

  “進軍福建,那20多天的行軍戰斗,艱苦是前所未有的。”許維回憶,閩北地區峰巒連綿,山道崎嶇難行。時值七月酷暑,時而烈日當空,時而暴雨如注。每個戰士身上,武器彈藥裝備給養,重達數十公斤,連日長途行軍,腳掌的血泡,踩著山路的碎石,鉆心疼痛。汗水、雨水交替,軍衣濕了又干,干了又濕,結成一層白霜。部隊急速追擊,后勤補給跟不上,戰士們半饑不飽,吃的是空心菜,清水煮筍干,不但缺油,鹽也少得可憐。

  盡管南下進軍福建條件艱苦,困難重重,許維和戰友們仍信心百倍。

  8月17日,省會福州解放。

  9月,漳廈戰役外圍戰結束。

  10月,廈門島解放。

河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快三止盈止损技巧 北京赛pk10app 乐虎国际电子游戏官方微信 重庆时时前三星走势图 老时时个位走势 世界杯哪里可以押注 北京塞车pk10直播怎么买 双色球黄金分割率算法 全民炸金花下载手机版 免费软件计划